胜负已分
2019-02-28 14:0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三、体育运动中群众文艺美的体现

网球运动的整个过程动作展现始终充满了美,虽然这种动作美稍纵即逝,但依然令人难忘。网球运动动作美表现在动作的标准和规范上,如发球的动作,球员发球时两手的位置和发球的高度,球拍与球之间的距离与身子的转动幅度都有一定的要求,发球的动作只有合乎标准,才能做到准确有力,这种动作规范本身就是一种美,是种优美大方的美。网球运动是球员聪明才智的集中展现过程,在运动中,真正的强者不是靠蛮力取胜的,而是靠谋略和才智取胜。当一个极富力度与速度的猛球打来时,球员要在一瞬间做出判断,如何追身,如何接球,如何高挑,如何反杀,在第一时间球员要做出回应,这既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在网球场上,常常会出现虎跃龙腾,此起彼伏的精彩场景,人的聪明智慧,勇气才华,在网球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令观众惊叹不已,兴奋万分。另外,网球场上的人格美也令人敬佩万分。一名真正优秀的球员,不但有王者风范,霸者气度;同时,他们还需要具有良好的品格,顽强拼搏的勇气,这些同样受人尊重。在球场上,我们常常看到势均力敌的双方球员,在比赛中奋力厮杀,彼此打红了眼;但是,一旦比赛结束,胜负已分,双方球员握手祝福,彼此拥抱。我们也经常看到,有的球员在双方比分悬殊的情况下,依然不气馁,不认输,靠着超强的毅力和顽强拼搏的精神,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再比如网球运动的美。网球运动的美是独特的,从形态上讲也是生动的、丰富的。既表现为力量美与动作美,又表现为智慧美与情操美,还能表现为和谐美与色彩美。网球运动各种形式的美相互渗透,彼此交融,共同构成网球运动多姿多彩的美的境界。网球运动展现了雄健的力量之美,当球员发的球像箭一般地射出时,当球员奋力抽杀时,当球员腾空飞起扣球时,网球运动展现的雄健力量之美深深地吸引着我们,我们为人的力量之美惊叹着,兴奋着,欢呼着。我们为球员力拔山兮的力量所折服,感觉这些具有雄健体魄的球员就像英雄一样矗立在人类面前,带给我们无限奋斗的力量之美。同时,作为一名球员,当他们用自己辛勤的汗水,精湛的技艺,非凡的毅力打败对手时,身心也得到了一次洗礼,一种愉悦满足感油然而生,并由此产生了一种崇高和伟大感,这种精神上的满足也是一种精神力量,它将激励运动员更加义无反顾地向前冲,这又是网球运动的更高层次的力量美。另外,网球运动的动作美也很值得欣赏品味。网球运动是从实践中逐渐发展起来的,在实践活动中,人们按照一定的标准、比例,不断地探索创造出一个个优美的动作,这些动作都具有协调、连贯、自然的动态美。比如,在网球赛场上,我们可以看到,球员发球的动作充满弯弓射月的舒展美,扣球的动作充满泰山压顶的力量美,救球的动作充满赴汤蹈火的淋漓美,抽杀的动作充满鞭打流星的潇洒美……可以说,在网球赛场上,球员的一系列动作就如不断流转的画面,充满了美感,让人不忍错目,回味悠长。

顾明曦①“所谓群众艺术,概括地说,群众艺术就是以自娱自教为主导动机,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和有着极其广泛的社会基础的文化娱乐活动,群众性是它的基本属性。而大众娱乐通俗地说就是人们群体在劳作和生活休闲当中调节情感,找寻快乐的一些活动(包括游戏性质的),没有固定的方式,最终获得心情舒畅是它的目的。”群众艺术的特点,在于群众的范畴是广大的平民百姓,表现在它的“业余性”、“多样性”和“社会性”。群众艺术的多样性,体现于形式,也体现于内容,群众艺术的约定俗成是便于群众参与。因此,我理解群众的文艺喜闻乐见,是一个流动的,有阶段,有层次的艺术流程,今天的喜闻乐见并不一定就是明天的喜闻乐见,但明天的喜闻乐见一定含有今天喜闻乐见的因素。

二、群众艺术美的溯源

体育运动是一种以肢体的形式玩味着某种精神自由的“游戏”。西方美学的各种游戏说,把艺术的起源归之为人类游戏的本能,把自由视为游戏和艺术的本性美在游戏者对物质世界之束缚的自由摆脱,美在游戏者对自然状态与文明状态的追求,美在游戏者对人类更高意义的统一和情感的追求上。正如康德所说的“:人们把艺术看作是一种游戏,这是本身就愉快的一件事情”;②“体育运动本身就包含着许多美育的因素。一方面,体育运动作为身体教育具有促进人体健美的功能,另一方面,体育运动作为身体谐调自由的活动使运动者和观赏者产生强烈的审美体验。”各种运动的动作美、技巧美、协调美、韵律美,造型美,学生的形体美、精神面貌美,教师的行为美、服饰美、仪表美、动作示范美、语言美,以及自然环境美、器械造具美等。美是体育发展的一种结果又是一种过程,所以,体育美自身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体育中融入美,把美渗透到体育中。

所谓群众艺术,概括地说,群众艺术就是以自娱自教为主导动机,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和有着极其广泛的社会基础的文化娱乐活动,群众性是它的基本属性。而大众娱乐通俗地说就是人们群体在劳作和生活休闲当中调节情感,找寻快乐的一些活动(包括游戏性质的),没有固定的方式,最终获得心情舒畅是它的目的。而我们体育最初就来源于游戏,这说明体育运动孕育着群众艺术性。体育,是当代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体育美学更是人类探讨体育行为的结晶。研究体育美学促进了人们对体育本质的认识,研究体育美学也促进了人们对美的认识。美学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体育美学也同样经受着历史的考验。美学以独立学科之一的形式存在,其时间并不是很长,而体育美学更是一个年轻的理论体系。对体育美学中的体育和美的研究步伐始终没有停止过,对其两者的思考也没有停止过。体育运动发展的大众性趋势越来越明显,因此通过体育运动群众艺术美的研究,将有利于我们充分地认识体育运动,参与到体育运动锻炼中去。

例如,篮球运动动作美中的技巧美、战术美和对抗美。篮球运动员的技巧美表现为规范、优美、准确的篮球动作与雄壮、灵敏、耐力、速度等身体素质互相配合,展现出和谐、优美、流畅、娴熟、规则的美。当队员腾空跳起,篮球从队员手中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干净利落地落入篮筐时,你不得不感叹球员技艺的精湛;球员跃起的瞬间,空中篮球的弧线,篮球落入筐中哐的一声响都让人久久难以忘怀。那种美妙的感觉真可谓如沐春风,时间为精彩而停顿。当队员疾风般地前后移动脚步,运球如飞,又来个绝妙地传球,另一名队员来个大鹏展翅稳稳地接球,又来个360度大逆转果断地投球时,你不得不为队员的配合美、灵巧美而惊叹。可以说在篮球场上,技巧之美比比皆是,观众在感慨的同时得到极大的审美享受。绝妙的技艺是产生篮球运动美的基础和根源,这种美在篮球场的角角落落时时地呈现着,而在篮球巨星身上更是表现得登峰造极,让人瞠目结舌。

最早提出美的应该是柏拉图(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他是古希腊唯心主义美学思想的代表,他提出了“美是理念”的命题。柏拉图认为“美是难的,美的本质是理念。美是永恒的,无始无终,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它不是在此点美,在另一点丑;在此时美,在另一时不美;在此方面美,在另一方面丑;它也不是随人而异,对某些人美,对另一些人就丑。亚里士多德则认为“美在事物的形式、比例。美主要是在事物的秩序、匀称与明确。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或是任何由各部分组成的整体,如果要显得美,就不仅要在各部分的安排上见出一种秩序,而且还须有一定的体积大小,因为美就在于体积大小和秩序。一个太小的动物不能美,因为小到无需转睛去看时,就无法把它看清楚;一个太大的东西,例如一千里长的动物,也不能美,因为一眼看不到边,就看不出它的统一和完整。”康德认为“:至于审美的规定根据,我们认为他只能是主观的,不可能是别的,如果说一个对象是美的,以此来证明我有鉴赏力,关键是系于我自己心里从这个表象看出什么来,而不是系于这个事物的存在。”黑格尔认为:“美就是理念,所以从一方面看,美与真是一回事,这就是说,美本身必须是真的。但是从另一方面看,说得更严格一点,美与真却是有分别的……真,就它是真来说,也存在着。当真在它的这种外在存在中是直接显现于意识,而且它的概念是直接和它的外在现象处于统一体时,理念就不仅是真的,而且是美的了。”比特也认为“:美是一项最难以捉摸的特质,它是那样的微妙,以至看起来总像是快要抓住它的那一刹那间又给它逃跑了。”贝尔也感叹道“:在我所熟知的学科中,还没有一门学科的论述像美学这样,如此难于被阐释得恰如其分。”可以看出,要追本溯源,给美与审美科学的定性,是一个极其复杂而艰难的理论问题。

篮球比赛是在激烈的对抗过程中完成的,没有对抗就没有篮球运动。篮球对抗既是队员在比赛中推、拉、撞、挤等猛烈的身体冲撞方式,又是队员在比赛中比毅力,比韧性,比坚持,比智慧等心理对抗形式。篮球运动既是身体对抗,也是心理对抗,既是技术对抗也是战术对抗,在对抗中我们看到运动员高超的技巧与过人的智慧。我们看到运动员失败的痛苦与成功的喜悦,我们看到他们的勇猛顽强,自信自强,更看到在对抗中个人的潜能得到充分发挥,生命的魅力得到极度彰显,我们为之欢呼雀跃。可见在激烈的对抗下,篮球运动创造奇迹,充满奇迹,展示着无尽的魅力,带给人们无尽的审美震撼,篮球充满无尽的对抗美。

我国的《说文解字》中提出“:美,甘也。从羊从大。”另一种看法是羊人为美“,从原始艺术、图腾舞蹈的材料看,人戴着羊头跳舞才是‘美’字的起源‘,美’字与‘舞’字最早是同一个字。这说明‘,美’与原始的巫术礼仪活动有关,具有某种社会含义在内。”李泽厚认为“美至少可分为三种相联系而又有区别的含义:表示感官愉快的强形式、伦理判断的弱形式、专指审美对象。美就是包含着社会发展的本质、规律和理想而有着具体可感形态的现实生活现象,简言之,美是蕴藏着真正的社会深度和人生真理的生活形象(包括社会形象和自然形象)。美是真理的形象。”朱光潜为代表的“美是主客观统一。‘物的形象’是‘物’在人的既定的主观条件(如意识形态、情趣等)的影响下反映于人的意识的结果,所以只是一种知识形式。在这个反映的关系上,物是第一性的,物的形象是第二性的。但是这‘物的形象’在形成之中就成了认识的对象。就其为对象来说,它也可以叫做‘物’,不过这个‘物’(姑简称物乙)不同于原来产生形象的那个‘物’(姑简称物甲)。物甲只是自然物,物乙是自然物的客观条件加上人的主观条件的影响而产生的,所以已经不纯是自然物,而是夹杂着人的主观成分的物,换句话说,已经是社会的物了。美感的对象不是自然物而是作为物的形象的社会的物。美是客观方面某些事物、性质和形状适合主观方面意识形态,可以交融在一起而成为一个完整形象的那种特质。”

如果说技术美是篮球运动员个人的魅力展现,那么战术美就是篮球集体活动的魅力展现。战术美通过全体队员的合作协调、组织配合的形式创造出来,它具有强大的向心力,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在篮球比赛中,要赢得胜利,比赛双方要综合考虑彼此实力,并进行合理的战略部署。这既是实力的较量也是智慧的抗衡,谁能够抓住战机,根据主客观情况的变化随时调整自己的战术,合理配置人员,谁就是胜者;反之,则会失败。克敌制胜是篮球比赛的最终目标,一切的部署均围绕这个目标推进。在战术美方面,表现最为突出的莫过于nba的湖人队,他们使用“三角进攻”的战术,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惊人的成绩。“三角进攻”战术是由三人构成的一个三角形和“两人游戏”所组成,在进攻中,这个战体可以充分的自由移动,有利于有效进攻,在防守中三角形有着丰富多样的应战方式,别人难以靠近。这种战术成就了许多篮球巨星的冠军梦,它的灵活多变、攻守自如,充满了智慧,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使人耳目一新,赏心悦目。

1.什么是体育

2.什么是群众文艺

雄飞、张爱玲认为“体育的萌芽就是植根于这些奔跑、投掷、攀登、游泳、格斗、祭礼舞蹈等原始身体活动形式的劳动技能、生活技能和祭礼活动之中的。同时,这些为满足生存需要而进行的身体活动虽然带有强烈的功利性,但是孕育出一些审美的因素。这些所谓的审美因素,就是感知愉快和情感宣泄的文化,亦即生理性的愉快(官能感受愉快和情感宣泄愉快)的社会化、文化化”。赵崇乐认为“:体育美的根源在人类的社会实践。体育美是一种社会现象,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它受到人类社会生活的制约,随着社会历史的不断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发展。”体育美的本质决定了它具有形象性、感染性、愉悦性、创造性等基本特征。黑格尔曾经说过“:美只能在形象中见出,因为只有形象才是美的外在的显现。”宗白华说“:形象不是形式,而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形式中每一点、线、色、形、音、韵都表现着内容、情感、价值”。

一、体育与群众艺术

总之,我们一同对体育运动的群众艺术美进行了剖析。通过对其概念、内涵与外延的研究,我们更加清楚地对其深入认识,这必将对我们日后更加深入了解体育运动,并通过体育运动促进群众文艺美的发现、欣赏等起到促进作用,为其后续的研究起到了铺垫作用。

早在1762年,卢梭便在《爱弥尔》一书中使用“体育”一词来描述对爱弥尔进行身体的养护、培养和训练等身体教育过程。由于这本书激烈地批判了当时的教会教育,而在世界引起很大反响,因此“体育”一词同时也在世界各国流传开来。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体育”一词的最初产生是源自于“教育”一词,它“最早的含意是指教育体系中的一个专门领域。”①翻阅我国的历史资料,发现最早出现“体育”一词的时间是1903年,当时的清政府女子学堂颁布的法令中规定“:女子必身体强健,……至于女子缠足尤为残害肢体,有背体育之道……。”这时对于体育的解释是:“身体强健”之教育。而“体育”这个词其实来源于日文,中文是没有这个词的。在毛泽东的《体育之研究》中认为“体育者,人类自养其生之道,使身体平均发达,而有规则次序之可言者也”,这里强调了身体活动。吴蕴瑞、袁敦礼的《体育原理》中将体育界定为:“以身体活动为方式之教育”《熊斗寅体育文选》一书中,熊斗寅指出“:体育的本质是健身、教育、娱乐。”周爱光认为“:体育是以身体活动为媒介(手段)的教育,体育的本质属性是‘身体活动性’和‘教育性’。”而苏义民在《关于体育本质的思考》一文中提出“:人们进行体育活动,不但是为了生存,更主要的是为了存在和发展;体育的本质是教育,体育是为了人的存在和发展而有意识进行的教育活动。”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对其总结为“:体育属于教育范畴,体育是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体育的手段是身体锻炼,与其他学科共同完成培养学生的目标。”体育可以用英文“physicaled-ucation”表示,竞技体育用“sport”表示。

这些优良的品格和高贵的精神,都是崇高的人格美。例如,从一代世界球王皮特桑普拉斯身上,会有更多关于网球运动智慧美和情操美的感悟,我们会对网球运动的美学价值有更多更深的感悟。从智慧上,皮特桑普拉斯的发球速度极快而且非常刁钻,落点精准而又极富变化且又非常稳定,具有无与伦比的精湛球技;人格方面,桑普拉斯有一种英雄的豪气,他沉稳、持重、严谨、大气;具有不计较成败的绅士风度,还具有亲善友好、宽容大度的美好人格,是力量与技巧的碰撞,是智慧与情操的完美组合,演绎出网坛无数生动的故事,并生发出无数的网球美丽之花,提高了网球无限的魅力,难道这不是网球运动的美学价值所在?网球运动的和谐美表现为两方面,一方面是球员本身表现出的和谐美,智慧才华,技巧力量,勇敢坚持,冷静果断,这些美好的东西和谐自然地集中在球员身上,共同构成球员运动过程中的和谐美;另一方面,球场环境也充满着和谐美,当你看到球员忽上忽下,忽前忽后的灵巧跳跃时,他们优雅的动态和优美的造型让人赏心悦目,当你看到网球在球拍与地面之间飞快地跳跃,极快地旋转,那时快时慢的节奏弹奏着美妙的音符,你会感到妙不可言。同时,你又觉得整个画面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优美,能带给我们超强的审美震撼。色彩美在网球运动场上,既有静止的色彩,又有流动的色彩。由绿,红,蓝等颜色有规则地交织出的场地是种不动的色彩,这种鲜艳的颜色构成网球场上独特的大背景,很能吸引眼球;在醒目的大背景下,运动员穿着不同颜色的服装,这些五颜六色的服装彰显着活力与激情,彰显着个性与喜好,这些色彩就是网球场上流动的画面,充满着灵动的魅力。同时,绿色小球在场地上往返跳跃,球员在场地上前后奔跑,这些构成了和谐完美的画面。可以说,网球场是个美丽的场所,它的美多姿多彩。例如2011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上,网球运动表现出的典雅雍容、清新脱俗,挡不住的风韵和魅力,让无数球迷疯狂,争奇斗艳的服饰代表了流行和时尚,以至于nike、adidas倾其智慧来在这些网球模特身上注释他们对潮流理念的感知,让网球这种运动更加具有无与伦比的美感。德约科维奇(塞尔维亚)与纳达尔(西班牙)这两位冠亚军在球场上展现技巧与智慧的和谐统一,灵感与运动的有机融合,他们以优雅的动态和优美的造型让球迷赏析悦目,整个比赛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和谐,给人以超强的审美震撼。

综述所述,我们可以总结为:“美是一种什么意识,其本质离不开人;美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情感体验,美感是以‘物我两忘’的自由状态为主体所体验。”而我们的群众艺术美就是在此基础上着重体现出其大众性。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odycomfort.com.cn香l港资料2018开奖,香港六给彩开奖结果20177.30,友田彩也香英文名版权所有